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0

【脑洞一时爽系列】

【八面玲珑阿诚哥X耿直梁帝】

【阶级敌人的爱情奋斗史】

存脑洞

————————

零:重返萧梁王朝

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

远处城楼上开国元勋们并排而立,广场中人头攒动,掌声和欢呼声响彻天际。

而距离广场百米的一辆车外,站着三人,身形挺拔,举目遥视,神情庄重,但跃动的眼眸中掩藏不住激动。

明台在主席掷地有声的宣告结束后,再抑制不住自己多年来锻炼出来的沉稳,“嗷呜”地叫出了声,扑到身边的明诚身上,头埋进他的胸口——不敢扑大哥。

“呵,总算尘埃落定了。”明楼抬头扫视远处天空,确认没有台湾来的飞机,如释重负地轻笑。

而站在两人中间的那个穿着宝蓝色大衣的明诚略显局促地“诶呀”了一声,叨叨:“小少爷呀你都多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说着说着自己也哽咽了起来。

当年火车站分别的时候,他们都盼着,等结束了,终会有团聚的那天的……

再过几年,等处理好香港问题,孟韦也会回来的。到那时候,明公馆就算缺了个人,依旧会被他们这些坚强生活着的人们的欢笑和幸福填满。

明楼抿唇看着终于抑制不住揪着明诚的衣领小声哭出来的明台,抬头望天眨眼,把眼泪逼回去,后长出一口气,道:“下午经济小组还有个会,我先走了,阿诚,你下午记得把我们小少爷送回上海。”

明台继承了明氏家业,正值百废待兴之际,上海那边终究离不开他。

哭鼻子的小少爷抬起头,两眼红通通,说话带鼻音:“大哥,你……得空也要回来看看啊……”

抬手揉揉明台的头,明楼郑重点头。

 

这次的离别没有那么痛苦和绝望,转身的时候明台都是带着笑的。

明诚目送他消失,提着自己的箱子去赶另一趟火车,先往广州,再往香港——去见方孟韦。

自己当初送走他的时候答应了这孩子结束后便去看他,可不能食言了。

火车向着夕阳驶去,明诚微微眯住了眼,刺目的夕阳散发着最后的光芒,倒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无事一身轻,明诚在脑内漫无边际地规划着到香港后的行程,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轰!”

 

“救人!请让一让!”

大哥的声音……大哥,你怎么这么着急。

“阿诚哥!阿诚哥你撑住啊!”

明台……小少爷,别哭……

唔……黑乎乎地一片。

意识挣扎后,陷入混沌。

 

“醒了!”是孩子的声音,惊喜雀跃,“娘!他醒了!”

明诚疲惫地双眼皮打架了好一会,才睁开眼,朗日高悬。

“咳!”他猛然侧头,连连咳出三口水——怪了,他之前可是在坐火车,怎么会呛水?

明诚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全身的神经迅速给他的大脑反馈,肌肉只是有些疲惫,身体上并没有伤口,而皮肤传来的触感告诉他:他的衣服全湿透了。

我溺水了?面对这个结论明诚是拒绝的……十项全能的阿诚溺水了,说出去谁信?

双手撑着地面,明诚坐起身,只见一个中年妇女裹暗红头巾,穿灰麻布衣服,牵着一个小孩子,关切地站在旁边盯着他,眼神中暗藏着防备。

明诚皱眉,微微张口:“你们……为何做古人打扮?”

没有得到回答,显然中年妇女没有听懂他的话。

明诚换了个问法:“此处是……何地?”

妇女仔细听着,应他问话,却张口一腔吴地口音:“金陵。”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