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1

【八面玲珑诚X耿直梁帝琰】

【阶级敌人之间的爱情奋斗史】

存脑洞    0

【喵喵喵,男主们第一章便相见又分开】

——————

一:太子,国丧,与北上

“这里是哪国?”明诚猛然身体前倾,换了口音——他曾经跟着明楼在南京政府工作过几年,金陵话还是会说的,沟通问题不大。

妇女下意识流露出来的警惕之情落入明诚的眼中,他立刻换上了和善的面孔,有些尴尬地解释:“大姐……我好像不太记得之前的事了……”

“是梁国。”还是那孩子回答了他,虽然答完的下一秒就被他娘瞪了一眼。

明诚当年在法国留学,闲暇时常看些小说,其中他印象很深的一本,便是马克·吐温的《重返亚瑟王朝》。

所以……自己也回到了古代?明诚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了解融入它——这是常识。

一个小时前还能轻易拿出三十条小黄鱼的活貔貅低头看看自己的风衣,再抬头看看面前母女俩的麻布衣,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币,一支钢笔,和一张车票……

一阵凉风吹来,他突然感觉自己一贫如洗。

 

 

明诚换下了湿漉漉的风衣,裹着薄被,在那孩子家的院子里跟孩子打探这个时代。

孩子娘被他和善可怜的眼神说服,拿着明诚精致的袖扣去当铺当了,再给他买一套合身的衣裳。此刻还没回来。

“皇上这些日子身体不太好,国事全靠太子殿下。多亏了太子殿下,都快把大渝的坏蛋打回老家了!”孩子没大人那么多心思,说起话来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但好在敢说,没什么防备心。

明诚“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听你的口气,倒是很崇拜那位太子殿下?”

小孩眨巴眨巴眼睛,脸蛋红扑扑的,,挥动小拳头,异常激动:“对啊对啊!太子殿下是最好的皇子!他将来也一定会是最好的……”意识到不敬的孩子终于卡住了话,憨笑挠头,接着说:“太子殿下说,等过两年,我们一定能吃饱饭,我在北边做生意的爹爹也不用被大渝的人欺负!”

明诚眯眼含笑地看着充满希望的孩子,有点想告诉他:再过几百年,你们不用跪拜任何人,你这么大的孩子能上学,能选择自己的人生,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那你……再给我说说你们这边的货币吧。”明诚话音刚落,自己的注意却被远处而来的急促马蹄吸引住。

这马蹄声铿锵井然,必然是战马!是军队!

明诚匆匆跑到院子外,只见东边街角尘烟翻涌,倏然奔出一匹黑甲战马,马上之人金冠束发,红袍烈然,神色匆匆。

二十几匹马从明诚面前奔过,而他的注意却全在为首之人身上。

惊鸿一瞥,只见红袍之人眉宇间是掩不住的端庄肃穆,面容棱角分明,英气逼人,那双眼眸恍若藏了千年的秋水,神采奕奕。

只是一秒的时间,明诚却感觉自己的呼吸被掐住,他能分辨出那人有着与自己相似的面容,但为何他皎若朗月傲如艳阳。

目光追随红袍之人而去,明诚能看到风吹起他三层的袖口,露出白皙却有力的小臂,能看到他的肩胛骨在风中恍若雄鹰振翅。

“那是太子殿下!”孩子奔出来,拽着明诚的手将他的神思拖回躯壳,“那个旗帜,是太子殿下的旗帜!”

他就是……太子殿下?

 

 

孩子娘没多久便回来了,带回来一些碎银,一顶帽子和一套质地并不好的衣服。

他是短发,总要带上帽子遮掩一下。

明诚道谢,也没有嫌弃就换上了衣服。也知道自己留在母子俩这里过夜不太合适,便道谢后,自己走入金陵城寻了间客栈先住下。

日薄西山,明诚正在窗户边打量这金陵布局,却见一队官兵神色匆匆地催促着各家商户关了门,敲起铜锣,一路高喊:“全城戒严——”

毫不犹豫地便关上窗户,明诚只留下不起眼的小缝从中窥探,而楼下方才还繁华的街道片刻间便萧索起来。

若说是宵禁,这时辰也太早了些。

明诚索性不去想其中缘由,躺在床上闭眼盘算起自己来。

他不清楚自己是为何来此,又如何回去,但无论如何,自己首先要有权——无论是阿诚,明秘书长还是青瓷,都太清楚权力的必要,如此他才有能力并高效地去寻找让自己回去的方法。

做官……是行不通了,自己国文不算大家,也没有那寒窗苦读的时间。

从军……要有机缘,既然北边与大渝的战争快结束了,太平之世要积累军功何其之难。

经商……如此算来,便只有这“士农工商”之末流“商”这条路留给自己走了。经济体制不同,商人的心思终究千古不变。

若南下去江浙一带,盐铁生意沾不得,其他小本小利又发家太慢,自己也没有本钱去经营。

若北上入梁渝边境,两国互市,官道商道千万条,险中求富贵,却是风险收益成正比。

明诚清楚无论何时时间才是最关键且最难以掌握的因素,几番衡量之下便选择了北上——以自己的本事,国共伪之间都周旋得来,识人猜心的功夫早已修炼到家了,自保无舆。

就这么想了一晚上,明诚睁开眼,察觉到天已蒙蒙亮。

远远地传来了钟声,还是从四面传来,层层叠叠,回荡在整个金陵城。

咚——

咚咚——

不是一般的晨钟!在明诚数到第三十二声时,他终于意识过来。

钟声在持续,声浪一层一层,不悲不喜,只是机械地重复。

大片的鸟雀成群结队飞过金陵上空,鸣啾淹没于渺渺钟声。

撞钟三万声,梁帝崩。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