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季白篇

【论季白从缅甸回来后晕着的日子里都干了啥】

【感觉正文大纲都剧透得差不多了(瘫)】

【微季然】

————————————

白马长林季副帅,玄甲大梁平远侯

【刃端百死何辞战,碧血书成白马篇。】

季墨者,金陵人士,平远候七世子也。官至长林军副帅,袭祖辈爵,后追封秦国公。幼与诸公子游,形骸不羁,风神俊朗,后私交诚亲王甚笃。以其骁勇善战,御军有方,屡为上赞。
——《梁史•平远候世家》

1-
季老侯爷从他幺孙季墨落水昏迷那天起就萎靡不振,仿佛吊着一口气,指不定哪刻就走了。
王公们都唏嘘,初代平远候有从龙之功,传到这代竟看着似要断了,大抵是萧选恩泽太薄,龙祐了断。
老侯爷儿子不成器,但好在大孙子天资聪颖,对二孙女和三孙子季墨便多有纵容。
谁料到平远候世子十六岁染恶疾死了,季墨这扶不上墙的烂泥便被推到了悬崖边上。
季老侯爷甚至在他弱冠那日送了他一匹白马,以激励他光耀门楣。
而很不幸,季墨十六岁与朋友游船时,溺水昏迷十多天。
季老侯爷想着,小孙子醒过来自己也就不要求他能担起家业了,活着就好。
结果那天早上季墨醒后穿着左衽套着鞋走出房间时,差点被头发气得当场掉光的季老侯爷拿拐杖抽死。
“孽子!你自己瞧瞧你穿的什么衣服!”
左衽,死者服也。

2-
季白花了好久才适应这个世界,并完成了自己从人民公仆到封建侯爷的身份转换。
代价是一道肩伤,一年出走和一桩婚事。
一道肩伤,是季白还拿季墨的身体当季队长的,路遇恶徒欲徒手制服,却被反砍一刀——季墨小侯爷底子太薄。
一年出走,是季白嚷着要老侯爷放他去从军,去了却发现是老侯爷早给他安排好的闲职,遂大怒之下隐姓埋名行走江湖,却因为一年后季老侯爷西去而回。
一桩婚事,是季白拒绝了早已说好的亲,差点害得那位姑娘自尽以证清白。

季白想着他还是有可能回去的,毕竟红色光环笼罩他。

他必须回去,因为他的然然还在千年之后等着。

3-
季白相当遗憾的一件事是季墨小侯爷的脸没他季白的帅。
这一情绪在他看到回京述职的皇七子靖王萧景琰的那一刻更为强烈。
也许是这么帅的脸天下容不得两张吧。季白如此自信地宽慰自己,直到他从琅琊阁那里隐约知道了原因。

4-
在军中摸爬滚打了三年的季小侯爷把季墨曾经在金陵贵族留下的纨绔子形象彻底洗白。
随后他便被派去西北边的梁渝边境——熬资历嘛,积点军功做做样子,回来后便是一步登天。

这种事季司令手下也有过,千百年都一样。
而他离开金陵的三个月后,萧景琰回来了,林殊也披着麒麟才子梅长苏的马甲也回来了。

5-
季白如果知道明诚是如此可怕的人,他那晚绝对不会把他捡回来。
经济政治放一边,季白只想踹翻他面前如山的狗血夹心黄金狗粮。
三哥委屈,要小李警官抱抱才能好。

6-
红一代明诚同志和红三代季白同志曾约好了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大梁。
后来季白看见明诚那张比他白点但褶子多点的脸就气得肝疼。
商人都是骗子。
明诚放弃信仰的原因很正经,是经济基础还没达到社会主义的要求。
但是明诚答应季白,开辟商道是有的,非洲的西瓜会有的,墨西哥的辣椒也会有的。
咕咕。
季白到他回去那会都没吃到西瓜,白给明诚打了工追了男票。

7-
明诚刚来那会,萧景琰推行新政,但是缺钱,超穷。
于是明诚带着他在大渝和江南坑蒙拐骗来的金子来找季白,意思很明确:买官。
而成交后,那箱金子被明诚融了雕成一只活灵活现的貔貅,送给萧景琰。
背了“卖官”的锅,季白知道了想骂人。

8-
被封长林副帅是季白没料到的事,不过他更没料到明诚这个顶着和萧景琰八分相似的脸的人竟然手段如此鬼神莫测。
更重要的是,他心狠,又对萧景琰有莫名的兴趣。
季小侯爷觉得披着狼皮的小兔子琰琰已经被狼嗅到了。

9-

有次季白在宫宴上喝高了,拽着明诚飞上宫墙,吹了老半天冷风。

事后明诚取笑季小侯爷酒后胡言,说那晚上他满口的“然然”,偶尔蹦出其他人,比如“唐老师”,“徒弟弟”……

阿诚,你说我要是回不去了,然然不就守活寡了吗。

之类的。

而季白也记得明诚那天晚上微微醉了,眼神飘在养心殿的位置,大半夜没挪开。

但是他没拿出来取笑过明诚。

10-
季白没在金陵留几天,就要赶着去夜秦教叛贼们做人——天高皇帝远,不代表皇帝真的不管他们了。
而明诚被萧景琰委以重任,前去江南彻查官员贪腐。
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理解明诚领旨后走出大殿时的眼神。
没心没肺的明诚说:他不信我,但他信你,信平远候。

11-
金陵可能风水不好,季白刚到夜秦时就被围了,逃出升天后得知先太子贼心不死,联通敌国意欲谋反。
季白面对着夜秦茫茫山林,觉得他可能信了大梁的邪。
四面楚歌。
短短三年,两个皇子谋反,这不是有毒是什么?
季副帅突然怀念起他当刑警的日子,睡过马路中过子弹,但是有人陪着他。
而他现在连个念想都没有,满脑子想着也许死了,就能回去了。

12-
季墨袭爵,没有典礼和圣旨,只有夜秦的勾月和浊酒。
因为他爹出使大渝,被撕票了。
未及而立的季白喝完混着夜秦泥沙的酒,摔碎瓷碗,跨上十年前季老侯爷送的白马,甩开副将和军队,在夜秦的土地上奔了整夜,从树林到荒漠。
后来白马慢悠悠地载着季白回到驻扎地,带回来一个七世祖,一个红三代,一个平远候。

13-
朝中偶尔有软骨头说和亲脱个几年,被明诚当着萧景琰的面一拳打得鼻骨尽碎。
知道此事的季白刚从前线撤回,驻扎在夜秦都城三十里外,一个人颤抖着把草药涂上胸口的伤。
他知道,夜秦战场必须速战速决,因为大渝战场更需要他。
萧景琰有心病,明诚断然不能去梅岭,那只能他去了。
金陵来旨,附信一封,十个字: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14-
季白没回金陵,带着一百来人的亲兵从夜秦直奔西北边境。
梅岭又下雪了,一夜血战悄无声息间便没了痕迹。
季白觉得有些冷,寒意扒拉着他的玄甲钻入骨髓,天地间只剩下他的刀和白马还在他身边。
他还在这里,明诚和萧景琰怎么会有事。
他还在这里,他的然然会不会等不到他。

15-
长林军凯旋,带回来一个昏迷不醒的季侯爷。
萧景琰托江左盟请来蔺晨,花了整整一年,总算把季墨救了回来。
好在四海安定,够养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平远候季墨。 

 

——————E.N.D.——————

【刃端百死何辞战,碧血书成白马篇——剑网三苍云门派场景诗】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