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4

【八面玲珑诚X耿直梁帝琰】

【拖拖拉拉第四章终于决定让阿诚哥奔金陵去】

——————————

四:大渝,江南与青瓷

前承魏晋,北方人口南迁带来的经济重心出现南移趋势,使得江南开始发挥其独有的气候与地理优势,更兼有萧梁定都金陵,极大地带动了江南的经济发展。

而繁华,总是不缺一些长相丑陋的孪生兄弟。

 

安歌元年四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杭州笙歌渐起,颇有几分暖风熏得游人醉之意。

而和平后的半年,随着新帝执政,并未被战争波及到的杭州也似乎一扫元祐颓势。从明珠阁上远远望去,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这明珠阁是栋酒楼,于安歌元年正月新建成,共四层,高六丈,不在闹市,却在靠近西湖边的一个僻静角落。位置选得极巧,近能观西湖风景,登高亦可将庙宇人家收入眼底。

明珠阁一层,广迎天下客,三教九流都能在这里吃杯茶,又有西湖名胜,杭州百姓闲来无事都乐意来此一坐。

如此,便如许多话本小说中那样写的,明珠阁一层又成了许多人唠嗑的地方。

但是今儿个明珠阁的某些管事们没工夫随意穿着麻布衣,捧着一碗凉茶混到人群中陪他们闲聊,因为叶老板嘱咐过了,他们今日需得早起沐浴,穿戴整齐,等着一位大人物驾临。

似乎没人知道叶宵叶老板是何方神圣,只是当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杭州建起了明珠阁,与诸位豪商交杯换盏。

叶宵今日穿了件灰色的袍子,典雅的纹路从背部开始蔓延至双袖和下摆。这件做工极其精致的外裳,即使是叶宵见江浙这边的大商户也没有穿上。

他是夜枭,季氏真正的亲卫,只有对待自己的主人才会如此郑重。季白半年多前已经把他派给了明诚,此刻明诚便是他的新主人。

叶老板站在楼梯口,眼神淡淡地落在三楼的过道。他身后走过一位提着热水壶脚步匆匆的伙计,推门入了四层最里的房间,将有些凉的茶水倒掉,又重沏一杯明前龙井——这样不管何时客人来了,茶水都是热的。

“老板,已过辰时。”伙计附耳提醒,叶宵却一动不动,只是“嗯”了声。

辰时三刻,楼梯突然传来“噔噔”的急促脚步声,一位伙计从楼梯下探出头来,道:“老板,青先生来了。”

叶宵终于动了,稳步下楼,丝毫没有方才站了两个时辰的僵硬感。他行至二楼,见一位掌柜刚引着蓝衣客人登上楼梯。

肃然而立,叶老板双手合抱,俯身行礼,低首垂目:“青先生。”

蓝衣客人收回还留在一楼客人们身上的目光,微笑还礼。

“青先生楼上请。”

 

四楼入座,叶宵喝退旁人,端坐于下,按膝点头:“明先生别来无恙。”

蓝衣客人正是明诚,他在外用的名字都是青瓷——走南闯北的商人们谁能没有几个化名,若被问起来,一句“附庸风雅”也能搪塞过去。

他方从大渝赶过来,虽看着没有风尘仆仆之感,眉宇中总萦绕着淡淡的倦意。

明诚“嗯”了声,打量四周——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江南这边的生意运作正常,自一个月前便开始有银钱入账。”

“嗯。”

房间中一下子陷入寂静,只有熏香在空气中纠缠着难解难分。

“方才我在一层,听到不少百姓在说近来颁布的均田制。”明诚轻抿一口茶,却没心思去细品。

叶宵在心里把关于均田制的一些见闻都过了一遍,也不猜明诚的意思,点头称“是”。

直到萧选在位,都是土地私有,可以买卖,前朝今朝地方官僚大肆吞并土地的现象并不少见。严重者闹得民不聊生,但萧选在位时,又没有多少人真正管着这些。单说元祐年间庆国公一案,就不知翻出其家族私并土地几何。

如此,由户部沈追沈尚书提出的均田制,即按劳动人口分配土地,获得了朝臣和萧景琰的认可,开始在全国推行。

杭州离金陵不远,自然在一个月多前便已推行。

“有个人说,他街坊被打折了腿,只因为他不肯把土地给先前的主人……那个打断他腿的人,是知府小侄子。”明诚转动茶杯,茶叶沉在杯底,微微颤动,“平民百姓的话,有多少能上达天听呢?”

这种事叶宵是知道的,类似的事不在少数。当惯了大地主的谁又愿意把自己的土地给别人呢,更何况……基层官员千千万,要彻底拔除毒瘤何其之难。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明诚,索性不说话。

而明诚脑内满满的都是萧景琰披着外袍,点着灯和大臣们商讨到深夜的画面。

都说薄唇的人生性凉薄,萧景琰你眼中的气愤和悲哀到底是给谁的呢?

“嗒”,白瓷杯平稳地被放到案上,明诚似乎放过了这个话题,转而问了叶宵一些日常事务。

“已渗透到何种地步了?”

“不出一月,杭州所有酒楼歌肆将全部被渗入。除却盐铁,布匹之类的已掌控三成。”

民以食为天,不管哪里,垄断都是最原始但最挣钱的。

“可有余力往南扩展?”

“我们势头太猛,需至少一年以后。”

“可有结仇?”

“小仇必然是有的,大仇暂无。有过冲突的人士,名字都被记下了。”

明诚倒没问了,一拍手,道:“收拾收拾,十日之后随我入金陵。在大渝折腾了三四个月,我终究得回大梁了。”

 

琅琊阁。

蔺晨方舞了剑回来,翻着最近新来的问题,千奇百怪什么都有。看人们的问题也是蔺少阁主的日常娱乐之一。

“青瓷何人?”

蔺晨翻动的手指在这张纸上停住,他知道青瓷,琅琊阁在大渝的眼线说此人近来在大渝活动频繁,却是五个月前从江南跑过去的。

那再之前,他就不知道青瓷这个人了。

蔺晨将写着这四个字的纸抽出来,放到一边,想着……也有一年没往江浙那边跑了吧,自从梅长苏死后就没有。

该派个人去探探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