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5

【你诚哥表示他还没准备好见琰琰】

【三哥神队友持续加持BUFF】

———————— 

五:入京,寿宴与诸臣

一气东南王斗牛,祖龙法潜为子忧。这座曾被孔明盛赞曰“钟山龙盘,石城虎踞,帝王之宅”的城市,真要说起王气来倒反而是一言难尽了。

明诚到金陵城外,望着那斑驳的古墙之时,他心里也真有几分复杂。他曾经听过百年后鸡鸣寺的钟声,见过百年后紫金山的巍峨,以及旧时代与新时代的交锋。

此刻的金陵在他三百米外,百姓挑担进出,马车来来去去,其上红金色的旗帜飘卷,士卒持戟肃立。纵然落日磅礴,但扑面而来的风却是安静缓慢的。

蹄声哒哒,叶宵驱马上前,提醒已经盯着金陵出神了好一会的明诚:“明先生,再不进城便要宵禁了。”

他早已在金陵城内购置了一间小宅子,就地段而言说不上金贵,但胜在交通便利。

明诚微出一口气,点头,轻夹马腹,缓缓前进,又拉高自己的围巾,遮住小半张脸。

毕竟是天子脚下,见过萧景琰尊容的王侯权贵不在少数,自己这张脸还是低调些好。

 

次日午,明诚至东市一座酒楼,季白已经在那里等他。

季白穿了件白色的常服,内衬藏青,初看平淡无奇,但观其上祥云绣边,背部隐约的虎纹,低调而大气,也不是一般世族能穿的。

落座倒茶,季白也不寒暄,也不打探明诚这半年来的行踪,只是说:“今日休沐,我下午便陪你在金陵逛两圈,尽地主之谊。”

明诚也不拒绝,季白倒笑了:“真要说起来南京你应该比我熟,但这格局比起千年后还是变化太多。”

“是啊……我听说你新封长林军副帅,恭喜。”明诚的惆怅并未持续太久,他尽快地将话题牵到了当下。

有些无奈地笑,季白也知道自己不过二十四,能封三品武将,虽说和家世分不开,但自己也是有实力的。

不过这实力……虽然自己对面这个心思剔透的老特务没有明说,但季白自己都是感到略难以启齿的,不过矮子里面拔将军罢了。世家子弟颓废成风,原先的季墨小侯爷也不例外,自己在七年之间将这个根基并不扎实的身子练得能在蒙挚手下走过百招,已然流了成倍的汗水。

季白也不跟明诚做完全没有必要客套,只是说:“你这次来得巧,家父三日后四十大寿,到时候我在寿宴上将当朝的各位指给你看。”

他知道以明诚的职业素养,在入金陵之前必然已经收集了朝臣们的基本资料,在金陵之中也多有安排。自己要做的事情简单得很。

至于明诚自己有什么安排……也不是他能操心的。

“多谢。”明诚轻抿一口茶,将笑意压在唇角。

 

初代平原侯有从龙之功,传之六世,虽略有没落之态,但其府邸肃穆沉稳,一砖一瓦都有两百年历史,也是寻常官宦人家比不得。

灯笼高悬,大门敞开,季白在门前迎客。明诚则以季白之友的身份在二层角落里占了个座位,俯可见一层院内的权贵们。

论起应付这种场面,季白没有来大梁之前便已经得心应手,更何况这些年来自己势头锐不可当,已然成为平原侯府的大半个主人,诸位朝臣也是对他客气异常。

二楼的明诚从窗户中看到季白面带微笑,领着诸位大人们在不同的位置落座,举手投足落落大方,突然想起了季司令……

说句不恰当的,季司令也有“从龙之功”。

世族,有季白这样的雏凤,也有季墨那样的米虫。而偏偏,世族又是最难整治的人群之一。

明诚收敛了目光,无意识地转动瓷杯,好好在脑内将大梁世族们资料翻了遍,又见二楼渐渐有人落座,便起身悄无声息地隐入偏房。

待明月高悬,酒过三巡,季侯爷与几位闲散王爷喝得正酣时,季白应付完居心各异的官员们,与明诚一起站在二楼窗边。

夜风灌入衣袍,令人精神一振,酒气吹淡不少,清爽了许多。

“那位有些胖的,是户部沈追,性子和善好相处。”季白指着正中两张桌子偏左的那张,道:“他顺时针第一位,刑部蔡荃,接着是吏部兵部两位尚书……”

沈追和明堂长相一样,明诚并没有过多诧异,既然自己可以与萧景琰生的一样,有其他相熟的面孔,也不足为奇。

“和我爹喝得正欢的那位,纪王爷……”

“黑衣服的那位,莅阳长公主……”

季氏也算是梁朝的老人了,能请来这么多世族王公,其脸面还是不可小觑。

季白依次介绍,都没有细说,他自己便是刑警,自然了解特务的能力大小,而明诚也迅速记下,一个不漏——他能将76号所有人的面孔过目不忘,记下这近百号人,也不困难。

“那位是前禁军统领,现长林军大帅,蒙挚。”季白方说完,便目光一凝,盯着大门处,停住话语。

只见门处的侍卫自动分出一条道,门边响起之声雄浑震耳:“陛下到——”

 

————TBC————

 

【季白眉头一皱,对明诚说:拐子,要出事了。】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