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台菁-今天你凯更博了吗

堆文小号,凯凯王本命,水仙中毒患者
正经颜喵,日常坑自己
除了三哥,明诚总攻地位不可撼动,
除了璞璞,小方总受地位不容动摇。

【诚琰】萧梁天下-6

【您的好友伪装者明诚上线倒计时】

【琰琰表示他真的不知道三哥为什么那么气】

————————

 

六:梁帝,失仪与南楚

梁帝亲至臣子寿宴,于平原侯,可谓无上荣耀。

笑语莺歌骤然停止,所有人在第一时间放下酒杯木箸,站起离席。

明诚心里突了一下,霍然将目光从季白挪到了院口,只听得在那突然间的寂静中,身边季白握住扶栏的手间关节作力摩擦,发出“咔”的清鸣。

“梁帝——萧景琰。”季白低声念出这个名字,不平不淡,继而似笑非笑哼了声,“其实……我真的挺怕看到这位陛下。”

“哗——”平远侯世子转身,扬起的袖口在月光下翻起一个冷峻的弧度,绣纹闪动似柳叶刀锋。

他离开去接驾的脚步平稳又略缓慢,挺直的脊背恍若远山。

而三十米外,梁帝终于走入明诚的眼中。

四月春寒尚未淡去,萧景琰披了件黑底红纹的大氅,乌发一丝不苟地束于金冠。他就这么走了过来,在数百人整齐的跪拜之下,在那山呼的“吾皇”之下,走入内院,至季氏父子身前,伸手扶起季侯爷。

整个侯府,只有明诚站着,远远地将那位陛下的面孔纳入眼中——没有喜怒的表情,嘴角的笑容仅有不显冷淡的温度,点墨的瞳孔将神采敛藏于低垂的睫毛之下,甚至连优雅的美人尖都被那份难以言明的克制拘束得失了神韵。

皇七子萧景琰,非嫡非长,既无显贵外戚,亦无受宠母妃,三十一岁尚是不受宠的郡王,受冷落十二年不变分毫……关于萧景琰的信息电光火石之间闪过明诚的脑海。

特务素来是最怕这样的人的,稳重得近乎于自虐,几乎没有弱点。

而明诚盯着那双眸想的却是……萧景琰开心起来,眼睛一定很好看。

“诸卿平身。”萧景琰虚抬右手,目光在院中扫过。

连明诚都能听清的话语中气十足,征战近二十年锻炼出来的身体比起季白还硬朗不少。

一位轻甲将领从萧景琰右后站出,将一雕工精巧的木盒双手奉给季侯爷,想来是贺礼。明诚挑眉,就算没有季白介绍,也知道这位必然就是现禁军统帅列战英。

诸臣纷纷归位,萧景琰被领至正堂上座,而季白则另找借口,回到明诚身边。他神情微暗,显然是见到萧景琰让他略有不悦。

气氛一度十分诡异,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

“你……”

片刻后,两人同时开口,又相视摇头,明诚示意季白先说。

“你一定不知道萧景琰之前是什么样。”季白揉揉快皱成川字的眉,自顾自说,“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神形于色,有兄长引导,有朋友扶持……”

说罢,他又摇头,道:“看着自己的脸做出如他现在这样不悲不喜地表情……算了,其中原委,你也应该是知道的。”

无非麒麟才子,赤焰旧案。明诚自然知道。

突然之间,院中传来桌椅撞倒之声,还有三两惊呼。只见一锦衣公子跌倒在地,竟然是手脚颤抖,自己站不起来了。

季白刚展开的眉又皱上了,他也不多说,迅速从窗口跃下。萧景琰还在正堂,若出了什么乱子,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见他俯身到那人身边,观察一会,没扶他起来,也不顾正走来的萧景琰和身边围了一圈的诸臣,反而是一拳砸在锦衣公子胸口,大骂一声:“混账!”

列战英立刻上前一步,横剑身前。

“季卿!”萧景琰轻喝,显然是季白的行为太出格了。

季白愤然站起,拱手道:“此人为兵部霍侍郎二公子,臣方才冲动,冒犯了陛下。”

萧景琰微抬下巴,道:“所为何事?”

“此人服用成瘾药物,现下毒瘾犯了,正欲离去,不料饮酒过多,御前失仪。”季白咬牙,他对于这样的人最为痛恨。

自己有多少战友都是因缉毒而死啊,怎么到了千年前,仍旧避不开。

而明诚却骤然瞳孔微缩,电光火石之间便想到了原因。

魏晋时期士子嗜服五石散,但据他所知……五石散虽对人体有害,但并不致瘾。

他在大渝边境之时便听行脚商们偶然提起,说南楚的调香师新调出了一种香料,可令人飘然欲仙,欲罢不能,有些权贵偏好这口,若是能辗转几番,利润不菲。

自己当初尚未在意,只觉得并不惊奇之处,新事物总会令人追捧。但现今想来……南楚靠近云南,气候潮湿炎热,倒异常适合罂粟生长。

他读大学时曾看过罂粟的相关资料。中国出现罂粟的历史相当之早,但多做药用。鸦片则随着五六世纪阿拉伯帝国扩张,传到印度,乃至中国。南楚有人发现罂粟可令人成瘾……也不奇怪。

他死死盯着沉默的萧景琰,指甲不觉间扣入扶栏的木条。

“霍侍郎何在?”萧景琰看着倒在地上的霍二公子,低声问。

“霍侍郎身体抱恙,令其二子前来贺寿。”季白的眼神仿佛快凝成刀子插在那扶不起的瘾君子身上。

萧景琰点头,道:“扶他回去,今日季候大寿,此事延后再论。”

季白低下头,应声称是。他再怎么气愤,也不能在此刻发作。

————TBC————

评论(5)

热度(33)